一篇勾起兒時過年回憶的文章:吳春萍的《難忘兒時年》 Homepage List

429. 一篇勾起兒時過年回憶的文章:吳春萍的《難忘兒時年》


再過六天便是農曆新年了!今天香港的過年氣氛愈來愈淡,加上新冠疫情肆虐下,更沖淡了過節心情,回想起兒時熱熱鬧鬧的過年日子,一時間心神晃動,感嘆時光飛逝,人事時局已變,能從記憶裡尋回的兒時過年景象只餘零零碎碎的片斷!今天於《文匯報》讀到吳春萍寫的《難忘兒時年》,竟活現了大部分我兒時的過年景象,那些年,那些事,點滴在心頭,親情、溫情滿滿,令我深深墮入了文章中描述的兒時過年情境的美好回憶!



《難忘兒時年》   作者:吳春萍(2021年2月6日《文匯報》)


兒時過年,在初一前幾天,我媽都要先把饃饃、包子等吃食蒸好多天的分量出來,放着吃到正月十五過大年以後,說是「有吃無吃,耍過二十」……每到那個時候,就是娃娃們最興奮雀躍的時候,心裏早早地盼啊盼啊,就眼巴巴地盼望着那個有好東西吃、有新衣服穿、有鞭炮放、有壓歲錢收的美好新年。

吃團圓飯一般選在大年三十那天。涼菜多是事先準備好的,到時候端出來放上調料就可以吃。一大家親人在四面此起彼伏、連綿不斷的鞭炮聲中,圍坐在大桌前享用雞鴨魚肉等好吃的菜餚,熱熱鬧鬧地湊在一起,拜祭過灶神和各路神仙以及列祖列宗後團個年。年三十夜裏,四處響徹鞭炮聲,由於地處城郊,村子上空也被五光十色的焰火照耀得鮮艷多彩。家家戶戶的燈直至深夜都亮着,陪主人家「守夜」,伴大家歡迎新年的到來。在徹徹底底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屋子裏,一大家人圍坐在火旁,嗑着媽媽事先炒好藏在米罈子裏的瓜子、花生,吃着媽媽變魔術一樣端出來的各種零食,嘻嘻哈哈地說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吉祥話語,聽着長輩你一言我一語地談笑,就這樣在分分秒秒中接近新年。

而到第二天農曆初一,雖然地上還留着年三十夜裏散落滿地的果皮殼,和煙花鞭炮燃放過後的紙屑,媽媽卻專門交代不能去掃,說是大年初一是不能掃地和幹活的,不然就會一年累到頭,還有這樣也象徵連年有餘的意思。起床後,幫媽媽用糨糊貼好我自己寫的春聯,不喜歡吃糯食的我也事先被媽媽警告,那天千萬不能說不吃湯圓,因而也勉強吃下去六個媽媽專門為我做的小湯圓,說是那樣一年到頭做什麼都會圓滿順暢。吃過後,穿上新衣服,揣上壓歲錢到新華書店買打折的連環畫等,那時候甭提多麼興高采烈了!

在我們鄉下,到了初二那天,一大早一般要煮麵條吃,說是寓意長壽。而走親戚串門也要從那天開始,按老規矩一般是不准大年初一串門的,就連回娘家也是從初二那天開始才可以。正月十五的元宵節其實才是真正的過「大年」,那天除了要掛燈籠,早上也要吃湯圓或者餃子、抄手之類的。中午和晚上是正餐,一般也就是把年前煮熟的豬頭肉、豬耳朵、豬舌頭各切一些拼盤涼拌,把豬尾巴那塊坐墩肉用蒜苗回鍋——媽媽說這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,這樣吃豬頭、豬尾,就意味着一年會有頭有尾,事事順利。

正月十五,元宵節鬧完,這年也就過得差不多了,而娃娃們的寒假也過完了,要為新學期開學做好準備;要外出的行人也開始買車票打點包裹準備出發,鼓鼓的行囊裏大包小包地裝滿家裏親人準備的特產,心裏也裝滿了熱呼呼的親情——記得我上大學時,每次寒假過完要去學校的時候,媽媽都好像恨不得想把家裏所有吃的東西都塞進我的包裏。現在,可以在超市買到各種高質的東西,可以在餐廳吃到各種精緻的佳餚,我卻一直沒有找回學生時代媽媽做的家常菜的那種「味道」——對,是親情的「味道」——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,和那時過年的味道,會一直珍藏在我的記憶裏。】

(寫於2021年2月6日)